国债期货开户条件

收藏本文 | 加入书签 | 加入书架 | 书架管理 | 推荐本书 | 错误举报 |

无图小说网 -> 都市言情 -> 我什么都懂 俊秀才

第908章 真的是他!(为山青盈盟主加更二)

    问了第三个问题,沈欢就没有再问了。

    苏墨看着一脸纠结和恐慌的阿立,有心想要说句话,却被沈欢阻止了。

    现场一片诡异的宁静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五分钟的样子,沈欢才指了指阿立,“墨哥,这就是你要找的人,现在你可以问他为什么了。”

    苏墨皱着眉头,“别闹,小欢,这怎么可能?他刚才的话,颠三倒四的,有什么可信的?”

    “可是结果已经出来了。”沈欢淡淡的道,“阿立哥……你是自己说呢?还是我直接报警,让他们搜查你的银行账户,顺便再查一查你家里最近用钱的地方?”

    “小欢!”

    “噗通!”

    苏墨正在阻止沈欢这么不留情面的说话,那边阿立就已经直接跪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阿立,你别怕,小欢他只是开玩笑的,我们怎么可能找警.察……”苏墨赶紧的想要扶他起来。

    对于苏墨来说,身边的每一个亲近的人都是他的朋友,都是他的伙伴。

    在他们面前,苏墨从来不摆什么明星架子。

    所以看到阿立跪下,苏墨下意识的以为他是被吓着了。

    可是无论苏墨怎么拉扯,阿立就是不起来。

    再望向阿立时,苏墨发现,阿立居然已经哭了。

    “对不起,墨哥……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阿立直接扑倒在地,给苏墨不断的磕头,边哭边大声的道:“我不是人!我是畜牲!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什么意思?

    苏墨此时也察觉到不对劲儿了。

    沈欢又不是索命阎罗,怎么可能几句话就把阿立吓成这样?

    那么最合理的解释就是……

    想到了这里,苏墨的脸色就有些难看了,他转头问沈欢道:“小欢……你,这是怎么回事儿啊?”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,所以问他啰。”沈欢摊开了双手,“阿立哥,赶紧说吧,不然我真的叫警.察了!”

    阿立闻言停止了磕头,抬起头来,额头已经血迹模糊,“陆老师,您待会儿再叫吧……我先跟墨哥忏悔……对不起,墨哥,照片是我拍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可你在停车场啊,我打了电话给你,你才过来的!”苏墨不解的道。

    “我之前就已经出来了,因为心里有事情,所以就在周围走来走去的,恰好那时候看到你和小唐……”阿立道:“我一时鬼迷心窍,就拍了照片,然后才跑回停车场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啊!原来是你!!”三个助理都怒了。

    就是这家伙害得他们这几天根本就睡不着觉,惶恐不安的,真是过分!

    关键之前他还一脸无辜的样子,假装得太深沉了!

    连苏墨都呆住了,“阿立……为什么啊?你,你真的恨我?”

    他想起了沈欢问的最后一句话。

    当时以为沈欢来胡乱询问,现在想起来,却是有点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“不,不,怎么可能?”阿立拼命的摇头,“您雇佣了没什么本事的我,给我那么好的工作,还帮我解决了华京的户口,每年都少不了各种奖励……能有您这样的老板,我上辈子肯定是做了很多善事!我怎么能恨您呢?”

    “那为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老婆最近生了病,需要做开颅手术……需要很多很多的钱……”阿立哭着道,“他们之前就找过我,我根本没有理他们,但那天,那天我是在是鬼迷心窍了……对不起啊,墨哥!这钱我都一直不敢用,我觉得自己是个混蛋啊!!”

    “小雪这么重的病?你怎么不告诉我?!”苏墨怒道,“你需要钱,找我啊!!难道我是那种见死不救的人吗?”

    “您对我这么好了,我哪里好意思再找您拿钱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你怎么好意思去拍我的照片,拿出去卖钱?”苏墨气得笑了。

    这什么逻辑啊!

    沈欢此时却开口了,“他受到你的恩惠太多,反而是不好意思再找你借钱,这是人之常理……而且这事情他也是一时昏了头,才做出错事的。实际上他心里就跟他说的那样,一直尊敬你感激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凭什么这么说?”苏墨的语气一下子锐利起来,“他都拿我的隐私去卖钱了,还尊敬我?他是想要害死我吧?”

    “不,不,不是的……”

    阿立又趴下去叩头了,“对不起!墨哥!对不起……”

    “滚起来!”

    苏墨见不得人自残,忍不住就踢了他一脚,把他踹到了旁边,不要他再这么磕头了,不然非得磕死不可。

    “人总有迫不得已的时候,也有忽然脑袋一轴,做了傻事的时候。”沈欢道,“我既然可以把他给找出来,自然也可以查出他到底是怎么想的。这个人不是坏人,虽然以后墨哥你不用再用他了,但如果你心中想要原谅他,就原谅吧!”

    沈欢早就看了出来,苏墨就是一个很心软的人。

    换了另一个人,遇到这种事情早就报警了。

    警方侦查之下,没有两三天就能把阿立给找出来。

    也只有苏墨,才会默默的私下里查,而且还坚决不相信阿立是内奸。

    甚至于现在,苏墨都没有半点送他去警局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起来!”苏墨看了沈欢一眼,就对躺在地上的阿立道:“小雪在哪里?”

    “她,她在医院……”阿立说着就哭,“医生说,想要早点做手术,就赶紧交手术费和药费……20万!后续治疗的也要提前给,起码要存50万……我没这个钱,就只能让她在医院里等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是个废物!”

    苏墨怒道,“都这个时候了,你还不来求我?你跟我这么多年,难道就认为我是铁石心肠,看着小雪去死吗?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

    “别磨磨唧唧了,起来带路,去医院!”苏墨道,“李翔你去准备车……”

    说话之间,苏墨又对沈欢道:“小欢啊,今天哥哥承你这份情,等事情解决了咱们哥俩再好好的喝一杯……今天我就不留你了,你赶紧去元哥那边吧!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沈欢淡淡的一笑,转身自己下了楼。

    身为一个高人,当然就要这么的云淡风轻,这么的举手投足都透露着高人的风范!